文起八代之衰:韓愈

 

             壹、生平及政治經歷
            貳、詩文風格
            參、古文運動補充資料

            肆、後人評價
            伍、軼事

 

壹、生平及政治經歷
愈生三歲而孤,由長兄嫂撫養長大,早年刻苦勤學,十九歲進京赴試,三試不第,至二十五歲方中進士。後經吏部考試,又三試不中。長安十年,困厄悲愁,「吾所取資,日求於人。」「飢不得食,寒不得衣。」
二十九歲始任汴州觀察推官
三十四歲任國子監四門博士
三十六歲任監察御史
被貶為陽山縣令
奉調,任江陵法曹參軍
三十八歲回京,權知國子博士
四十四歲恢復正式博士職銜 (作進學解,宰相裴度驚為奇才)
遷升禮部郎中
四十八歲因參與討伐吳元濟有功,擢升刑部侍郎
五十二歲因上表諫迎佛骨,被貶為潮州刺史(諫迎佛骨表)。
調任袁州刺史
五十四歲回京,任國子祭酒
五十五歲轉任吏部侍郎
五十六歲任京兆尹兼御史大夫
復任兵部侍郎
改吏部侍郎,至去世(五十七歲)止,故世稱「韓吏部」
 
Top
     
貳、詩文風格
古文

文章特色

主張復古,推動文學改革,一掃駢儷風氣。除建立明確的古文理論外,在散文創作方面,亦能以佳作實現其理論。韓文雄奇奔放,剛健渾厚,是「陽剛之美」的典範
古文理論
文以載道,排斥佛、老,維護儒家思想
不平則鳴,針對現實,有為而發
陳言務去,言必己出,強調創造
鼓動文氣,短常隨宜,增強氣勢
文從字順,用比較平易流暢的語言,以加強古文的藝術表現力
「我念前人譬葑菲,落以斧引以纏徽。……人生此難餘可祈,子去矣時若發機。」
「三十骨骼成,乃一龍一豬。」
「忽忽乎!余未知生之為樂也。」
   
Top
     
參、古文運動補充資料
古文運動 韓愈為唐代古文運動領袖,但非為第一位倡導者(前已有柳冕
、蘇綽、陳子昂等)。
晚唐駢文又起,至宋代歐陽脩為古文運動領袖,極力倡導,始確立古文之主流地位。
唐宋古文八大家 明代茅坤選錄韓愈、柳宗元、歐陽脩、蘇洵、蘇軾、蘇轍、王安石、曾鞏之文,彙為一冊,名為唐宋八大家文鈔,故明代始有「唐宋古文八大家」之名
韓愈與柳宗元之比較 韓愈主張「文以載道」;柳宗元主張「文以明道」(附:歐陽脩主張「明道致用」)
韓愈尊崇儒學,排斥佛、老;柳宗元博涉諸子,出入儒、釋、道三家
韓愈之詩如有韻之文;柳宗元之文如無韻之詩
在古文運動的成就上:韓愈較偏重理論建設;柳宗元較偏重創作
   
Top
     
肆、後人評價
歐陽脩尊其為「文宗」
石徂徠列之為「道統」
蘇軾讚之為:
「文起八代之衰,道濟天下之溺。」
「匹夫而為百世師,一言而為天下法。」
   
Top
     
伍、軼事
韓愈被貶為潮州刺史,赴任途中,過秦嶺,至藍關,大雪塞途,馬不肯前,其姪孫韓湘(韓老成之十二郎之子)遠道至此送行,愈有詩示韓湘:「一封朝奏九重天,夕貶潮陽路八千。欲為聖明除弊事,肯將衰朽惜殘年。雲橫秦嶺家何在?雪擁藍關馬不前。知汝遠來應有意,好收吾骨瘴江邊。」而詩中之頸聯即從前韓湘「開頃刻花」之葉間小金字

賈島騎驢吟詩,得句:「鳥宿池中樹,僧敲月下門。」於「推、敲」二字猶豫不決,韓愈時任吏部侍郎代理京兆尹,經過此街,騎卒執賈島至韓愈前,賈島辯說求情,愈停馬思索良久,曰:「此聯用敲字佳。」語畢,邀賈島並騎論詩,同入衙門,暢談數日,竟與賈島成為好友

*怪誕派(奇險派):郊寒島瘦、盧奇馬怪。
* 韓愈.贈賈島:「孟郊死葬北邙山,日月星辰頓覺閒。天恐文章中斷絕,再生賈島在人間。」

韓愈三十四歲為「四門博士」時,某日與友人同遊華山,「愈好奇,與客登華山絕峰(蒼龍嶺),度不可返,發狂慟哭,為書與家別。華陰令百計取之,乃下。」今蒼龍嶺上尚有一塊石碑,鐫有「韓文公投書處」六個大字
韓愈治理潮州雖不滿八月,但政績卓著,主要者有三項:
一、 為民除鱷魚之害
二、 釋放奴婢:仿效柳宗元在柳州刺史任內所用之「作工抵債法」
三、 興辦學校:提出部分俸祿作為興學資本,聘當地秀才教授生徒,而使潮州文風大盛
潮州人尤其對韓愈驅鱷魚事視為神明。唐書本傳:「初,愈至潮州,問民疾苦,皆曰:『惡溪有鱷魚,食民畜產且盡,民以是窮。』數日,愈自往視之,令其屬秦濟以一羊一豚投溪水而祝之。祝之夕,暴風震雷起溪中,數日,水盡涸,鱷魚西徙六十里,自是潮無鱷魚患。」後百姓將韓愈祭鱷魚之河改名為「韓江」,又建「韓文公廟」,今「鱷渡秋風」亦為潮州名勝之一
韓文公墓前左右有唐代古柏各一,粗可十人合抱,樹旁有碑題云:「唐柏雙奇」。相傳此二樹之皮可治百病,善男信女遂於焚香膜拜後,剝削其皮,相沿既久,樹皮幾為剝盡。其後由地方官吏及韓氏後人加以禁阻,柏樹才免於全遭剝皮之慘況
   
Top